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专题建设 >>援疆援藏援蒙 >> 正文

援疆援藏援蒙

援疆援藏援蒙

潞河重症人在洛浦

浏览次数:
字号:
+-14

 2018年3月我踏上援疆之路。作为一名援疆医师奔赴新疆和田地区洛浦县人民医院,在ICU担任主治医师。

网站用图--08.jpg

洛浦县人民医院ICU是一个崭新的科室,建科刚刚两年多,隶属于急诊科,主要收治当地危重患者,是当地危重患者的最后的生命防线。我刚入科室前几天首先熟悉科室人员组成,了解科室内可使用的相关仪器设备以及目前对着jk白裙一顿输出对着jk白裙一顿输出的诊疗项目,为今后一年的工作做好准备。就在我逐步融入到暂新的环境中时,洛浦县人民医院普外科一名化脓性阑尾炎患者,术后出现肺部感染、感染性休克,紧急转入了ICU。

这是一名28岁的女性患者,是两个孩子的母亲,转入时神志清楚,但是精神很差,体温将近40摄氏度,只能半坐位呼吸,呼吸频率很快,右下肺没有听到呼吸音,而且其他肺部可听见啰音,自主咳嗽也没有力量,血压低,心率快。患者感染性休克症状明显,而且感染部位明确为肺部,纠正休克、控制感染、充分的痰液引流,是这种危重症的治疗关键。但是在洛浦ICU暂时没有常规血气检查,当地百姓对呼吸机等有创治疗还不甚理解,而且语言不通沟通不便。在科主任阿不力孜的帮助下,我向患者家属明确交代了患者目前病情、可实行治疗方案及预后可能,患者家属同意行深静脉置管和无创呼吸机治疗,暂不同意有创呼吸机治疗。

我完成了这个ICU第一例右锁骨下深静脉穿刺置管术,为抗休克液体复苏、肠外营养支持建立了大血管通路,整个置管过程非常顺利,得到了科室主任、护士长及其他医师的认可。患者刚开始接受无创呼吸机治疗,并积极抗休克治疗,循环仍不平稳,体温持续在39摄氏度以上,自主咳痰很差,因为无法动态监测血气分析,只能通过患者症状及有限的监测手段,对患者的病情进行评估。在患者上无创呼吸机的日子里,我每天两次重点查房,仔细评估患者病情,再次向科室主任提出了我对患者进行有创通气的治疗方案,像这样的重症患者而且清醒状态下由无创通气改为有创通气在洛浦县人民医院ICU还没有接触过,阿不力孜主任仍有些犹豫,我也充分理解他的顾虑,再次向他阐明了治疗方案的必要性及可行性,最终他同意了这个治疗方案,并协助我共同向患者家属交代目前病情及有创通气的相关事宜。善良淳朴的维吾尔老爹看到这么多医生都在为挽救他女儿的生命而努力着,感动不已,同意了气管插管。

这种在患者仍为清醒状态,科室内进行麻醉下的气管插管,在洛浦ICU还是第一次。我亲自操作,阿不力孜主任和护士长罕柯孜主动当助手,“丙泊酚,8ml静推”我下达麻醉指令,患者很快就进入麻醉状态,我密切观察监护仪上的指标变化,并为患者面罩纯氧辅助呼吸。撤面罩,送入喉镜,吸痰,看到声门,送入气管插管,“拔导丝,打气囊,吸痰,接人工气囊,听诊双肺呼吸音,接呼吸机”,整个插管过程一气呵成。患者接受了有创通气,由于没有血气监测设备,只能依靠氧合等指标来判定呼吸机使用的效果,经气管插管内洗出大量的脓性痰液,血压需要小剂量的血管活性药物维持,并且持续镇静镇痛,间断唤醒评估患者的意识状态,因为体液的培养检查还不能实施,抗生素只能凭经验及临床状态进行调整,患者肝肾功能还好没有受损征象,先给与肠外营养,反复评估患者胃肠功能及腹部手术情况后是给予肠外肠内营养,逐渐过渡到全肠外营养。

患者在接受积极对症治疗的第二天就出现体温、血象下降趋势,第三天体温、血象降至正常,患者清醒状态下自主咳痰能力逐渐增强。上呼吸机第五天,在没有血气分析的情况下,经过详细评估患者的病情后,我决定为患者拔出气管插管,过渡到无创呼吸机支持。第六天,患者改为鼻导管吸氧,病情也明显改善,血管活性药物也逐渐减停了,并且可以经口自主饮食了。通过全科人员不遗余力地积极治疗,患者康复出院了。

通过这个病例,我看到了洛浦人民医院ICU目前专业理论基础和技术操作仍有较大提升空间,我绝不辜负党的号召、医院的信任,在和田洛浦人民医院这片沃土上做好“传、帮、代”,培养出一支优秀的重症医学队伍,为新疆人民的健康事业做出积极的贡献。

短短一个月,让我深刻地感受到党中央对偏远地区的关爱,感受到祖国各族人民相互之间友爱真诚。我为自己有幸成为一名援疆工作者而感到无比的骄傲和自豪,我要衷心感谢我们的党,感谢我们的祖国,感谢培养我的北京潞河医院,让我能够投身到中国新时代发展的征程中。我爱我们的党,爱我们的祖国,爱我的家--潞河医院。

 

                                                                                          (援疆医生:重症医学科赵立涵